经过

编辑:王丽 时间:7/9/2024 8:54:10 AM 浏览:744

640 (2).jpg

  扶不扶这个问题,也曾考验过我。

  一个冬天的上午,我骑车去财政局办事,抄近路从魏家胡同经过。这段路有一段没有硬化,坑坑洼洼,泥泞不堪。

 刚进魏家胡同,就看见一位老人趴在一家屋后的滑坡上,一只手拄着手杖,另一只手正摇摇晃晃用力支撑着,想站起来,一只腿跪在泥地上,另一只腿颤颤巍巍正试图站起。一用力一滑,整个人趴在泥地上。

 看看周围没人,我想立即停下来去扶他。脑中忽然闪出顾虑:如果我去扶他,他或他家人讹我怎么办?这样的事可是在媒体上经常出现。没有人作证,他说我把他撞倒的,怎么办?短短的一刻,心中作了反复斗争,骑车的腿虽然仍在蹬着,却慢了下来。

 忍不住去看看那老人。老人拄手杖的一只手,颤抖着,用力支撑着,那拄手杖的手一滑,身子又滑倒在滑坡上。他又颤抖着拄起手杖,我看见他手上有血。不忍再往前骑,下了车,我把车子停在路上,跑了过去。

 我挽扶着老人,问:“怎么回事?”老人嘴里嗫嚅着,半天才听清他说不小心摔倒了。

 我一边搀他,一边又问:“你家在哪?”他嘟囔半天我才听清“在南头”。我说:“要不要去你家喊人。”老人依然含糊不清地说:“家里没人,都出去啦。”

 老人浑身软弱无力,我试图用力搀起他。发现他两手都流了血,一只鞋也掉在泥泞里。我一只手用力搀着他,另一只手把他的鞋从泥泞中捡起来,放在他的脚前。可他怎么也穿不上。老人努力地说:“没事,你走吧。”

 我试了几下,抱不动他。我跟他说这样吧,我把你扶到干净的地方,你坐那,歇会再说。

 我用力把老人从泥泞的屋后,搀到一处干净的地方,然后又回头把他的鞋捡回来,给他穿上鞋。

 这时,才看清老人身上有不少泥巴。我又问他家在哪?邻居家有人没有?这时,我听清老人说:“都出去打工了。没有。好了,你走吧。”

 我看他已经缓过了劲,就骑车去财政局办事。

 到南头,见有几位老婆婆站在路边说话,问他们有谁知道摔倒的老人的家住在哪?几位老婆婆都说不知道,只看见他是从南边过来的,也不知是哪里的。

 办完事从财政局出来,忍不住又走上这条道。已有一男一女搀着老人往南走。我停下车问他们,你们知道他家?他家的人都干啥去啦,让老人一人出来?其中一人说,不知道,他说他家在胡同南头,我们往南头送送他。

 我对他们说,他摔倒在泥窝里,我把他扶起来的。两个人点点头,对我笑了笑。

 看到有人照顾老人,我这才急急忙忙骑车赶回单位。

 回单位一看,自己裤腿上、皮鞋上都是泥巴。我给同事说起这件事,有同事就开玩笑说:怕是你撞倒的吧!

640 (3).jpg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作者简介

      王海洋,男,河南遂平人。现为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、河南省报告文学学会会员、驻马店市作家协会理事、遂平县作家协会主席。在《河南日报》《散文选刊》等刊物发表过多篇作品。著有散文集《洁白的槐花》。